• <nav id="eisge"></nav>
  •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理論前沿
    人大研究
    信息推薦
    視頻聚焦

    人大調研務求“深實細準效”

    時間:2021/9/10 1:22:00來源:重慶人大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從古至今,調查研究都是干事成事的基本功。習近平總書記曾在《浙江日報》“之江新語”專欄發表《調研工作務求“深、實、細、準、效”》一文,深入闡述了調查研究的重大意義,并就如何做好調查研究提出了極富針對性的辦法措施,蘊含著深刻的哲理和方法論意義。當前,新時代人大工作面臨著新要求新使命,調查研究尤須謹記這“五字訣”,切實發揮調研功能、增強調研質效,為提高人大工作科學化、民主化水平提供更為堅實的保證。

      “準”:確定選題要精準有物。選題是啟動調查研究的發端和起點,是做好調研工作的基礎和前提。人大調研不是程序化地對“一府一委兩院”的工作進行一般性的了解,作為人大重要的履職方式、監督方式,調查研究的根本目的是為了了解實際、發現問題,在集體研究、科學分析的基礎上,把握事物的主要矛盾、本質規律和發展趨勢,作出符合真理、符合實際、符合最大多數人利益的決定。因此,在選題時就必須高度關注那些事關改革發展大局、事關廣大群眾的根本利益、事關社會和諧穩定的課題,做到“三個緊扣”:一是緊扣中心重點,從人大職權范圍出發,圍繞全市經濟社會發展大局和重大事項,既關注當前、思考已經列入常委會議程的議題,又著眼長遠、思考具有前瞻性長遠性的大事,始終做到與黨委重點工作保持步調一致;二是緊扣問題難點,抓住群眾反映強烈的問題、法律執行薄弱的環節、政府推進有難度的工作,著眼于摸清實情,小切口、深挖掘,找到關乎全局的“癥結”“險灘”;三是緊扣社會熱點,善于捕捉那些經濟社會發展中的苗頭性、傾向性問題,及時跟進、及早研判、預提對策,但又不盲目跟風、多冷靜思考,以著眼長遠、富有前瞻的對策建議,為領導科學決策搶占先機。

      “深”:調查方式要深入管用。“涉淺灘者得魚蝦,入深水者得蛟龍。”隨著經濟社會的高速發展,很多超出以往經驗的新情況新問題層出不窮,面臨的新矛盾新挑戰日趨復雜,人大要擔負起有效監督“一府一委兩院”的職責,調研的方式上就必須與時俱進、因地制宜,才能避免知情浮于表面,履職與實際脫節。一方面,要深入基層。人大受人民委托行使國家權力,人大調研的主要任務,就是體察民情、了解民生、反映民意,真正發揮人大的主要民主渠道作用。調研中,只有真正做到“深入基層、深入群眾、深入現場”,用群眾熟悉的語言去溝通、交流,從群眾的所需所盼出發去定重點、想問題,才能了解到群眾在想什么、盼什么、最需要我們的黨委、政府干什么,才能切實擔負起為人民說話代言、維護人民合法權益的重任。另一方面,要靈活多樣。人大調研方式多種多樣,如聽取專項工作報告、組織特定問題調查、聯系選民、專題調研、集中視察等等,根據不同調研目的,用好法律明確規定的調研方式,是人大調研的獨特優勢,也是降低調研成本、提高調研效率的重要保障。比如聽證會、論證會,這是人大表達、平衡、調整社會利益關系的重要工作方式。對于調研中遇到的難點問題,經過利害各方及專家的陳述、辯論和舉證,有利于調研者進一步了解情況,發現新的事實;有利于充分暴露問題矛盾,減少決策盲目性,使決策更加科學可行。

      “實”:素材搜集要可靠翔實。數據和資料是調研分析的基石。只有搞清微觀,才能把握宏觀;微觀搞得越清楚,宏觀決策越明晰,對工作才越有指導性、針對性。調查工作如果做得不細致、不扎實,沒能聽到實話、察到實情,對許多情況和數據摸得不深不透,只能用“基本上”“大體上”“大多數”等模糊概念來描述,就無法進行精準的定量分析。首先,要善于找準對象。不迷信權威,不以偏概全,要找到真正掌握第一手資料的對象,真正具有典型性的樣本,盡量做到上下結合、內外結合、點面兼顧,才能準確、全面、深透地了解情況;其次,要善于溝通交流。無論調查問卷設計得多么精美,調查提綱設計得多么嚴謹,提問方式多么委婉,都無法替代情感在交流中的重要作用。如果不能打消被調查對象的思想顧慮,不能取得他們的信任,就難以得到真實可靠的信息;第三,要善于創新手段。適應新形勢新情況特別是當今社會信息化數字化的特點,根據調研任務和要求的不同,靈活運用統計調查、抽樣調查、專家調查、網絡調查乃至于大數據等方法,拓寬數據資料的覆蓋面、提升信息統計的精準度,以利于跳出慣性思維,找出解決問題的新視角、新思路和新對策。

      “細”:研究分析要全面細致。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調查研究的根本目的是解決問題,調查結束后一定要進行深入細致的思考,進行一番交換、比較、反復的工作,把零散的認識系統化,把粗淺的認識深刻化,直至找到事物的本質規律,找到解決問題的正確辦法。”全面細致的分析要做到“三個有”:一是有選擇地篩淘信息。我們說的“全面”,不是對所有搜集來的信息數據,一股腦一鍋燴地拿去分析,而是需要有一個由表及里、由此及彼、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的整理篩選的過程,透過現象和表面,找出那些更具代表性、本質性的東西。二是有意識地抽離研判。調查過程中我們需要深度投入,需要共情交流,需要感性觀察,到了分析階段就必須冷靜下來站在旁觀者的角度理性研判,如調查對象提的意見是否符合實際情況,有沒有政策依據法律支撐,是否具備實現的條件,不能僅僅只聽一家之言,甚至被牽著鼻子走,影響了最終的判斷。三是有限度地技術分析。現在源于自然科學的各種定量技術的使用越來越成為一種潮流,有時使用一些數學推導和模型公式很容易進行多種組合排列后的比對,能提供一個純客觀的思路,讓我們更為方便地得到結論。而之所以“有限地”,則是因為社會科學畢竟不同于自然科學,往往還需要基于人文傳統、主觀經驗等方面的社會知識進行解釋,才能在質性研究和定量研究的有機結合與呼應中,實現調研立場和判斷的公允。

      “效”:對策建議要精到有效。調查研究是謀事之基、成事之道,這個“基”和“道”,關鍵就體現在最后的對策建議之上。當前,我們面臨著疫情沖擊下各種不確定性因素帶來的巨大壓力和挑戰,更需要通過全面深入的調查研究,為科學決策提供有見地、有價值的參考。一要對癥下藥。即有針對性,對分析出的問題、尋找到的癥結,出實招、求實效,對策提到點子上,動刀動在關鍵處,切忌“一劑藥方打天下”,把一些放之四海而皆準的“萬金油”包裝出新;或者“各種藥方大亂燉”,方方面面包羅萬象,看似都沾點邊,實則療效甚微。二要切實可行。即有可操作性,能夠實實在在落地,不能簡單“拿來主義”,外地的好經驗好做法也可能會水土不服,必須與本地實際相結合、與當前環境相結合;也不宜過于理論前瞻,那些走在時代潮頭的前沿理論,遠超發展階段的展望構想,還是要踏踏實實落到具體執行層面才能發揮功效。三要注重統籌。建議是為最終決策服務的,必須秉持審慎態度,尤其不能只盯著眼前一時一地的問題,“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而要綜合考慮相關聯的政策規定是否會有抵觸、涉及到的單位部門是否會有業務沖突等種種因素,以利于推動決策更加合理科學。

     

    記者|黃彩萍

    編輯|朱苗 常暢

    來源|人民與權力雜志 https://mp.weixin.qq.com/s/Oo3p9jYdbStOW1DqmZ5U6Q

    国产美女一级A做爰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思念网